我们非常重视您的个人隐私,当您访问我们的网站时,请同意使用的所有cookie。有关个人数据处理的更多信息可访问《使用条款》

工业互联网从野战军变为正规军,彰显全面升级工业决心 - 智能制造网

2023.06.25 鲁邦通编辑部

阅读量:125

分享:

在《深度 | 工业互联网如何重塑中国的制造模式?本文提到,中国2000多家制造业a股上市公司的转型升级支出达到10600亿元,突破万亿大关。

2011年至2018年,a股制造公司转型升级支出复合增长率为15%%,2019年至2023年,该值将达到19年%,中国制造业转型升级需求拐点已经过去,进入万亿“加速换档”的新阶段。

从需求的角度来看,工业领域一方面承受着劳动力成本上升和招聘市场不稳定,另一方面也面临着更智能的自动化、更广泛的信息化和更全球的数字化发展需求。

对于未来充满活力的工业企业来说,降低成本和提高效率是生存的需要,适应更快的市场波动是长期竞争力的重要支撑。

在国家统一提出工业互联网概念之前,工业自动化、工业信息化、工业软件甚至新兴的工业物联网多年来一直在努力满足工业领域的需求。

在2018年工业互联网正式提出之前,甚至在2014年GE提出Predix之前,中国的许多工业领域都在探索各种需求场景。

以前,这些名字分散在中国工业的各个角落,如远程操作和维护、机器联网、智能生产和工厂数字化。现在他们有了更统一的“名称”,满足这些需求的解决方案也被工业互联网更全面、更标准化地承载。

此时此刻,工业互联网从野战军向正规军的转变,体现了中国全面升级工业的决心。

一、工业互联网场景价值深度

目前,工业互联网场景价值的体现将从点到面。这是中国工业互联网正规军“渗透扩张”的发展战略,未来将从单一场景价值突破到管理流程价值,再突破到产业协同价值。

这一战略的重要一步是冷静、深入、耐心地理解工业场景,站在生产线旁边,浸泡在订单中,跟随货流。

南山工业学院创始人林雪平也这么认为:“冷静地回归工业本质是向工业致敬的最佳态度。我们可以使用工业互联网作为数字工业时代最大的公约数。但我们也需要知道,任何领先的计划或概念都很难包裹成千上万的琐碎和变量的工业场所。”

2020年12月2日,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浙江省人民政府、国家工业信息安全发展研究中心、浙江省经济和信息化厅、杭州市人民政府联合主办的第二届中国工业互联网大赛决赛在浙江余杭开幕。

易欧在现场和赛后采访中对许多工业互联网的先驱有了深刻的了解,并在不同的场景中用新技术和概念创造了自己的价值。

在半导体和电子信息领域,由于摩尔定律的极限挤压,由于工艺复杂、工艺多样、质量控制难度大、试错成本高,半导体生产面临两个重要的痛点,即提高产量和缩短交货周期。

具体来说,在晶圆生产过程中,单批晶圆边缘点膜厚度不均匀,多批晶圆单骗平均膜不均匀等问题。

“现在投资一家半导体企业基本上需要700多亿元,但五年内完全折旧,这意味着如果一小时内停止生产,单台机器将损失5000元。因此,企业必须希望投资的高端设备能够在7x24小时内不间断、高质量、高稳定地生产。” 王锦,格创东智首席智能制造顾问,描述了半导体制造的痛点。

然而,中国航空业的发展仍然面临着许多环节的痛点。飞机是最复杂的高科技设备产品之一。一架飞机有数万个零件,螺钉、铆钉等标准零件将达到数百万。

飞机结构件除了零部件数量多、精度要求高外,还具有尺寸大、形状复杂的特点。航空制造要素多,质量要求严格,协调要求高。

“目前,中国航空业在不同的环节面临着不同的痛点。在设计环节,缺乏积极的设计能力;在制造环节,现在更注重质量和效率;在服务环节,服务保障体系不完善;整个产业链的协调水平仍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金航数码总经理曾文在谈到中国航空业目前的痛点时表示。

在汽车制造领域,明洛设备智能制造部负责人左志军告诉易欧:“虽然汽车行业的自动化程度很高,但生产线的整体效率并不高。许多环节都浪费了机器、人力和材料,确实有很大的改进空间。

随着汽车行业竞争的加剧,行业利润率不断下降。市场压力反映在制造业环节,表现出两个重要的需求点。一是成本要求更精细,二是产品升级更频繁。

“我们发现,使用传统的手动或传统的秒表数据采集模式很难跟上当前汽车对数据准确性的需求。因此,工业互联网的应用方向是准确数据的收集和集成,以及关键站点的研究。”

在模具行业,模具宝藏总经理程亚飞告诉欧洲:“模具是一个非常传统的行业,整个数字转型升级缓慢,因为它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高度依赖老大师,所以从数字、信息的角度来看,首要任务是解决高度依赖老大师的痛点。

“模具制造业的数据收集并不是最重要的,目前可以收集到90个%有足够的数据,更重要的是工业机制模型。”

在纺织服装领域,痛点不仅体现在制造环节,也体现在供应链环节,景观信息高级经理张培告诉欧洲:“纺织服装制造环节的痛点,最简单的是工厂老板不在生产现场,无法了解机器的运行;供应链的痛点是订单与生产能力之间的不匹配。中国纺织服装行业100人以下的小工厂占70人%-80%,这些企业没有固定的客户来源,抗风险能力较弱。”

二、工业互联网先锋投身入局

针对半导体行业制造稳定性问题,格创东智以生产环境和现场测量数据为基础,结合工业互联网、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技术,利用反馈控制、局部优化、整体协调,实现补偿生产过程扰动,提高良好率,降低工作次数,帮助企业降低成本,提高生产能力。

R2R有三个目标,即保证工艺的稳定性和一致性,减少外部因素对工艺的影响,保证质量波动和稳定生产变异的控制。这种解决方案是制造领域的核心活力,对生产效率和产量有极端的需求。

赛后,王锦采访了亿欧:“工业互联网就是这样一个神经中枢,随时可以发现这些设备的不良情况,随时可以调整到最佳状态。这比以前的人工调试效率高得多。目前可以从至少2小时的人工调试降低到30秒的自动调试,精度远高于人工,会带来巨大的真实经济效益。”

针对航空制造和研发的问题,由金航数字和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组成的MVS团队正在积极探索和解决这一痛点。“复杂航空产品数字协同建模与模拟工业互联网解决方案”通过构建数字双胞胎建模与模拟系统,支持上海飞机研究院民用飞机产品“产品”-研-服-全价值链创新发展,这是一个很好的例子。

针对汽车生产线浪费、效率低、明罗设备行业运维无忧MISP团队开发的“智能运维诊断解决方案”,通过功能优化、消耗品管理、故障预测、质量预测和设备评价五个功能系统,开辟设备、工艺、平台之间的障碍,促进生产线上不同设备的多源异构数据互联和可控管理,实现生产线全生命周期数据的有效授权,提高设备利用效率,减少停机时间,减少备件,提高工艺质量。

左志军告诉亿欧:“目前,我们的理念是将新车升级周期提高一倍以上,加快产品迭代能力;另一方面,我们也在加强车间的精细改造,提高数据分析的效率和价值,如减少停产时间。”

针对模具行业工业机制的痛点,模德宝通过连接数控设备,开发了“模云模具智能制造云平台解决方案”,为其提供信息技术和大数据服务,实现“关灯生产”和透明管理+机器人自动化的软硬结合,云边协同”模式能真正实现智能制造的一站式服务,打造行业领先的智能制造智能工厂,建立多地研发、大规模协同制造、分布式制造新模式。

鉴于纺织服装制造和供应链的痛点,中国移动推出了“基于工业互联网的纺织云生态解决方案”,通过云平台云运营管理平台云化纺织运营管理平台,提供相应的技术和商务服务。

正如亿欧智库发布的《2020年工业互联网产业研究报告》所说,中国工业制造业种类繁多,产业链丰富,不同行业对工业互联网的需求不同,这也是服务提供商开发应用新技术、赋予行业权力的重要动力。

事实上,行业先锋已经进入该局。现在他们逐渐走到舞台前,制造业的认知度在提高,需求在释放。

先锋行业深度培育,逐步行程各自垂直行业或场景的Know-随着服务客户的增加,how壁垒会“变厚”、“硬化”,然后转化为产品稳定性和服务准确性的壁垒。

作者:施展

广州鲁邦通物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10年,致力为行业客户提供软硬件结合的5G+工业互联网平台解决方案,通过设备物联、机器人乘梯、设备售后管理系统、电梯物联网等产品和服务,助力电梯及特种设备、医疗设备、机器人、环保设备、环卫设备、电力设备和水务设备等工业客户进行后市场服务的数字化转型,降本增效,开启利润增长的第二曲线。